日本代表性的家用遊戲品牌KONAMI開始出現異狀。

突然的組織重編及人氣設計師的離開,以及始終維持沈默的高層...。2015 年 3月度開始,KONAMI停止公布遊戲軟體的銷售量。究竟薄紗的後面發生了哪些事呢?

 

■招牌設計師的「軟禁」

KONAMI總公司坐落在東京・六本木的Tokyo Midtown東棟。

在其10樓的是,今年三月組織重編後新成立的「第8制作部」辦公室。他們過去被叫做「小島Production」。KONAMI的年輕員工憤憤不平地說道「(上司說) 如果做這種事,會吃官司喔」。在這四個月中,第8制作部的員工使用的電腦,無法連接網際網路。有能力的工程師被迫與外界切斷關係,在無法發揮能力的狀況下被冷凍。領導該部的小島秀夫(51)也被公司要求停止對外發佈情報。小島秀夫不止是在遊戲業界有名,甚至整個創作業界都沒有人不知道他。

小島在 1987年開發的「潛龍諜影」,是一個潛入敵方基地,在敵人背後從事間諜活動的新形態遊戲。該遊戲的畫面表現及舞台設定的真實性,成功的在世界各地走紅,並支撐了KONAMI的黃金時代。其最新作「潛龍諜影 5 幻痛」,已經投入超過100億日圓的開發費用,發售日卻一直延期。而在9月的發售日之前,傳出了其生父持續被「軟禁」。在六月,由一則推文在推特上被大量轉推。

「KONAMI一直沒跟我聯絡。我在這裡宣布,桃太郎電鐵正式結束了」。寫這則推文的,是 さくま あきら ,正是人氣棋盤遊戲「桃太郎電鐵」系列之父。這也是遊戲玩家們都知道的「名作」。開發公司Hudson在2012年被併購後,由KONAMI與 さくま 共享權利。但在最新作,雙方利益分配的交涉卻觸礁。

 

■「桃太郎電鐵」轉往任天堂

 

回應 さくま 的文章,KONAMI在今年六月發表緊急聲明「我們仍在持續交涉,但非常遺憾地,目前還沒有結論」。但此時交涉似乎已經停挫。目前 さくま 正在協調與任天堂共同開發、發行新作,推出時間將在明年以後。KONAMI將會授權「桃太郎電鐵」給任天堂,並收取權利金。KONAMI很可能今後都不參加「桃太郎電鐵」的新作開發。不只有「桃鐵」及「潛龍諜影」。現在KONAMI正面臨人氣遊戲一個個被消滅的危機。例如戀愛遊戲「Love Plus」,被玩家暱稱為「義父」的製作人内田明理,在3月突然離開,系列新作的計劃也沒了。同樣的,「心跳回憶」、「幻想水滸傳」等,有固定玩家支持的系列,新作開發也已經停擺。支撐KONAMI的人材、軟體相繼被切離,KONAMI未來將何去何從?

 

■遊戲事業在 10 年中縮收四成

 

某個社員回想,「KONAMI的轉戾點」是2010上架的手機遊戲「龍族收藏」(ドラコレ)。

開發費用只有數千萬日圓。這個「便宜」的遊戲大紅,每月產生數億日圓規模的營收。

從那時開始,創辦人兼控股公司總經理的上月景正(74)向周圍激勵「現在是社群遊戲的時代,要多花力氣在社群上」。當時正逢家用遊戲因主機性能日益進步,開發費用大幅增加。另一方面,主機販售台數減少,造成市場萎縮的雙重打擊。在難以回收單款遊戲就數十億日圓的巨額開發費之中,上月大概把社群遊戲看成金雞母。

KONAMI在2015 年3月決算中的合併營收是2181億日圓。其中遊戲事業 (Digital Entertament) 是969億日圓。在這十年減收了40% 以上。

遊戲事業中,被認為有四成是新興的社群遊戲部門轉來的。家用遊戲及業務用遊戲的收益,在10年內減少到三分之一。該事業的營收(132億日圓),有一大半是社群遊戲轉來的。如果轉頭看其他事業,賭場事業(Gaming & System)在10年內,營業額增加到三倍。事業營收也有63億日圓,毛利率達 20%。

從高風險低獲利的家用遊戲,轉向低風險的社群遊戲。今年三月消滅小島 Production,可以說是轉移到社群遊戲的必經之路。但可說是強硬的手法,引爆了公司內外的不滿。「在潛龍諜影半年後要發售的狀況下,竟然要把人氣設計師小島鬥倒」。在網路的激烈反應下,KONAMI慌張的澄清「目前正在著手開發潛龍諜影的新作」。

但玩家的心聲是「只有小島監督在,潛龍諜影才有價值」。在這樣下去,靠著人材及軟體建立的上月王國,將會從底層開始崩壞。最近離職的前員工明言「家用遊戲的優秀設計師不斷外流,開發能力下降,高層缺乏能認清遊戲企劃未來性的人材,因此決策完全傾倒到容易建立投資回收計劃的,一小部分的系列作」。而助長這種不信感的是KONAMI封閉的經營風格。該公司的資訊管制在業界非常出名。

例如,員工沒有自己的電子信箱。

只有在營業部等,必須與外部取得聯繫時,才會發給一個英文字母及五位數字隨機組合的信箱。這個信箱也會在數個月之後變更。午休有固定開放外出的時間,員工出入要打卡管理。外出超過規定時間的員工,會被公告。辦公室內及走廊安裝的監視器,監視的不是可疑分子,而是員工的出勤狀況。

 

■按「讚」就異動

 

KONAMI對被判斷「沒用」的員工也非常嚴苛。

曾是有名作品製作人,被高舉在上的設計師,現在在遊戲機工廠負責轉螺絲等等的組裝作業。成為大樓一樓的警衛,也有設計師被調動到KONAMI Sports,又或是life傘下的 Konami Sports Facility Service,擔任健身房的清潔工。2014年春天發生了在公司內部成為話題的「Facebook 事件」。在前員工報告換工作的文章按讚的數名現役員工,全部都被調動。其中還有受到部下信賴的管理幹部。這們做是為了給員工「不原諒背叛者」的無言壓力。

「有需要做到這樣媽?」,越來越多員工對這樣過頭的管理體系,產生疑問。遊戲公司的資產只有兩個,遊戲跟人材。會吸引遊戲玩家的魅力,就是這些。KONAMI現在正放手這兩樣資產,而漸漸被玩家唾棄。為了釐清這個疑問,我們自從上個月就不斷請求給予訪問,到7/31現在,仍然無果。

 

■「不敢跟孩子說」

 

上月是個不上媒體,在業界中獨放異彩的經營者。

1940年生,出身京都府,畢業於關西大學,在日本哥倫比亞唱片擔任過點唱機的銷售員。

1969年在大阪府豐中市,上月、仲真良信、宮迫龍雄共同創業。1973 取三人名字字首,成立KONAMI工業。從事點唱機的販賣與修理,並經過電動遊樂場的業務機,在80年代中期加入家用遊戲市場。從此到90年代陸陸續續有「功夫」、「宇宙巡航艦」、「潛龍諜影」、「實況野球」等暢銷作推出。

上月與任天堂已故的山内溥、南夢宮的中村雅哉、卡普通的辻本憲三、世嘉的中山隼雄,並列存活過家用遊戲草創期的「第一世代」。第一世代是從點唱機、玩具公司起家,許多事家族經營。除了有強人經營、直言不諱的與對手互嗆,這樣熱鬧的一面。也有遇到困難互相幫忙,公會的要素。但是,上月卻與這個「圈圈」保持距離。

目前正在與KONAMI針對音樂遊戲的專利訴訟中的,南夢宮的中村曾說「沒有辦法(與上月)敞開心胸談」。上月曾在99年回想創業當時,說道「(遊戲的)形象不好,不敢跟小孩說自己的職業」。在01年,發生了可以窺見上月真心的決定性事件。當時是上月成為已經進入賭博電玩市場的玩具大廠TAKARA(現: Takara Tomy) 的大股東等等,最風光的時候。有兩個併購案被送到他手中,一個是唱片公司 Victor Entertainment,一個是陷入經營危機的MYCAL旗下健身房 People。「已經不需要更多娛樂事業了」,上月的選擇是People。

 

■7人中有4人是親戚

 

花了超過700億日圓收購People並建立健身事業的上月,在當時的經營會議中,在幹部面前自豪地說「我終於入手遊戲以外的事業了」。見證那次經營會議的前員工,說出了自己的心聲「上月很在意社會『不過就只遊戲』的成見。很討厭被說自己是『做電玩的』」。

背對著「強人經營」、「家族」等遊戲業界陳弊的上月經營團隊,有如被拖著走一般,不斷的向內移動。2012上月將控股公司的總經理的位子讓給次男的上月拓也(44),擁有代表權的只有上月父子。董事東尾公彦取是外甥,1981進入公司,曾是業務用遊戲機開發者的董事田中富美明,也是姻親關係。KONAMI對81年新娉的員工有特別待遇,其中田中更是別具一格。

公司內七個人的董事中,有四個是上月家族。數個大股東是資產管理公司,也是上月家所有。面對創業50週年,KONAMI正面臨改變的過渡期。「吃錢蟲」的家用遊戲事業,今後大概也會持續縮編。多出來的開發資金,大概會分配到有爆發力的社群遊戲產業,又或是已經培養成業界一流吃角子老虎機製造商的,賭場事業,又或是現在還沒看到的新事業。不管如何,上月景正的眼中,已經不存在電玩迷嚮往的「KONAMI」。

 

※資料來源:日本經濟新聞

※中文翻譯:批踢踢實業坊

3.完整新聞內文: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en民 的頭像
Ken民

Ken民的部落格

Ken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